非解方程的xy

我可能已经是一条废咸鱼了吧……

[色松]花店与教堂(三)

                                 (三)

[Story in flower shop]

“一松你不进来吗?”

耳畔回响的声音拉回一松逐渐飘远的思绪,抬眼就望见站在对面的人脸上不曾改变的微笑,他有意识地把视线移向别处,跟随着空松走进店中。

店里依旧是昏暗的光线,外面刚刚亮起的路灯灯光透过玻璃照进这个狭窄的空间,让散发着一股古朴气息的花店显得更加神秘莫测,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一松伸出手触碰那些引人注目的花朵。果然,是新鲜的,和自己插在瓶子里的那些完全不一样,但这些玫瑰的确在他进花店之前就摆着了啊。

“怎么了,my little ichimatsu?”

身后传来那人带着疑惑的声音,普通的问话在他口中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是有点欠揍的那种味道。

“不,没什么……”

花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椅子,空松正搬着那把椅子,走到一松的面前:“请坐哦,my little ichi matsu,站着会很累吧?”

“啧,别这么叫我,不然就宰了你。”

依旧是懒散的声音和一双没精神的眼睛,口中吐出的威胁性话语并没有让对面的人脸上的笑容减少,那双注满名为“温柔”的泉水的眸子就那样对上一松的眼睛。

“明明就很适合一松你啊,这种称呼,就和lovelycat一样呢。”

“随便你吧。”

不耐烦地咂舌,坐下之后立刻撇开与之相交的视线。

被这么灼热的眼神注视的话,会有想去死的念头的。

又一把椅子放置在地上,正对着一松,空松径直走过去坐下,开口吐出有点叫人难以置信的语句:

“呐,一松,你想听个故事吗?”

“哈?我又不是小孩子,听什么……”

“哼,就算不是children,一松你也同样怀有一颗纯真的heart啊,而且你都坐在我店里了,当然需要一些fantastic的话题来消遣一些time啊。”

讲故事可不是什么fantastic的话题。

还没等一松说出这句话,空松就直接切入正题了,没有留给一松发话的时间。

“这片街区在建成之前,还是一片被人们遗弃的废墟,但在这里成为废墟之前,现在的街区中心却是远比现在还要繁华许多的村庄,郊区坐落着教堂,人们时常会去那里祈祷一年的生活幸福安康,住在教堂里的神父总是会热情地接待村民,白天是busy time,but每天夜里他只能独自品尝着孤独的滋味,那可真是一点都不delicious.

“某一日,孤独的神父送走了最后一位前来祈祷的村民,手中握着十字架对着god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我希望能有人陪在身边’,他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堂里,却没有人能回应他,oh!so sad!但god还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过后,一位修女来到了教堂,那天,神父比平时更加热情地招待村民,并向他们介绍这位新来的修女,只是这位修女不太擅长和别人沟通,shy but kind,修女会帮神父清扫落叶,会悄悄在桌子上放一杯热茶,还时常喂给到教堂来的小猫们一些鱼干……神父以为这就是他所希望的生活,但是事情却并不那么简单。

“修女在教堂住下没几天,就有位不速之客来到教堂——一个恶魔。”

[Story in church]

是个晴天,但前夜的大风吹落了一地的树叶,枯黄与翠绿交织着,在迎面吹来的风中四处逃窜。舌尖与牙齿轻触,发出表示自己不快的短促音节,无视身后某个神父对于这满目的凄惨景象发出的感慨,修女自顾自的拿起扫帚低头清扫铺满地面的落叶。

温暖和煦的阳光散发出的热量被黑色的修女服吸去,刚刚好的温度笼罩在身上的感觉很舒适,要是能像那些猫咪一样趴在大理石台上晒太阳就好了。修女这样想着,勾起了一抹自己都不曾觉察的浅笑。然而前一秒的明亮光线不知道被什么挡去了,短暂的愉悦被强行打断着实是一件让人愤怒的事。理所当然地认为站在面前的是神父,叫他滚开的字句即将脱口而出,目光却触及到深红色的巨大蝠翼。

下意识地看向教堂门口,神父不在,想起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在教堂里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了,修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可那位长着犄角、尾巴和翅膀的不速之客看到修女脸部表情的细微变化竟发出了爽快的笑声——尽管那在别人听来并不算悦耳:

“好久不见啊死神,你最近过得还不错嘛~你终于愿意从那间破屋子里搬出来了,不过居然会住到教堂里,还真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啊。”

对于不停敲击着耳膜的言语,修女不做理会,自顾自地进行工作,尽可能地把这个吸引人目光的不速之客当做空气,即便他的一字一句都在拉扯他那颗几乎快要被废弃的心脏,他也只是微微眯起眼睛来表达情绪。然而眼前的家伙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

“我说,你身上的是修女服吧?很旧啊,是你那个破烂的房子里找到的吧?我记得那个房子的原主人就是个修女。说实话,穿在你身上还挺合适,要不是我早就认识你,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修女呢。”

“我猜那个神父看到你的时候也觉得你只是个普通的修女而已,你说对吧,死神?”

评论(2)

热度(15)